百态

A blog on my ever-changing view.

赵婷获奖了,赵婷被扒了。

有人义愤填膺说她反党反中国还想来假装中国人恰烂钱。

有人说她拿着中国权贵的身份获取资源之后又来反权贵。

在各种目光下,赵婷不是一个“人”,不是一个有思想的创作灵魂,只是一个个政治符号堆砌起来的傀儡。她的成功不属于她自己,只属于她背后的符号。她获得的一切不属于她,而属于她代表的“利益集团”。

我们已经很难为她人的成就而感到高兴了。因为在产生“祝贺”这种情绪之前,我们早已被长年累积的符号“绑架”。在说出“她真棒”之前,我们先想到的是她的阶层关系,国籍,种族。在我们批判各种“政审”的时候,我们也同时被“政审”感染,不自觉地用“政审”过滤我们接受的信息。

当然,我不觉得这是个人的错。鸭蛋浸泡在高浓度盐水里,就会变成咸鸭蛋。长期暴露在政审的环境下,就难免受到侵蚀。哪怕远离这种环境,但是还是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淡化这种影响。

我只是觉得难过。我们无法摆脱。